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小小说

张佳玮专栏:中国古代小说里的男风

2018-07-11 21:15编辑:skdywx.com人气:


张佳玮

       在中国,好男风这事,古已有之。但是古代人对这种事,缺乏尊重,很少有对等关系的同性恋伴侣被记载,通常是某位贵人,配一位男宠/娈童。
       纪晓岚《阅微草堂笔记》里头说“杂说娈童始黄帝”,栽赃给我们老祖宗了。春秋时卫灵公有男宠弥子瑕,恩爱非常,弥子瑕吃了个桃觉得好,留一半给卫灵公,都让人感动——这叫做分桃。加上后来汉哀帝为了不打扰他家男宠董贤睡觉,划拉掉半截袖子,合称分桃断袖,算个成语了。其他如魏王家那位龙阳君、清初偷窥巡按屁股被处死的胡天保——也就是兔儿爷,凑在一起,就是男风代言人了。屈原对他那位楚怀王的深情描写,也有学者以为很暧昧,当然远了,不细究。
       也不是每个喜好男风的,都养得起娈童,于是有男娼。当年建康,六朝金粉,宋齐梁陈不仅有了南朝四百八十寺,积累的男女娼妓也不少。把美少年比作菖蒲花,算是公元6世纪很流行的比喻。
       但在政治正确角度,这事儿在中国古代,并不能光明正大。李世民跟他太子李承乾闹翻的重大契机,就是个男宠:
       “有太常乐人年十余岁,美姿容,善歌舞,承乾特加宠幸,号曰称心。太宗知而大怒,收称心杀之,坐称心死者又数人。”
       换言之,名义上,传统观念里,这还是不合法的伴侣,是皇室丑事。私下里有,可以;但到底是不合法理的。
       两宋时节,汴梁和临安也有男妓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时候的男妓,起的多半类似于女人名字,莺莺燕燕。有男子很直接,是直接卖身的,所谓“至于男子举体自贷,进退怡然”。这事儿半合法了一阵子,政和年间,宋徽宗只许自己去嫖李师师,不许大家去找男娼,规定“男为娼,杖一百,告者赏钱五十贯”,五十贯钱,《水浒传》里,这笔钱都能在黄泥冈买十旦酒喝啦。
       还是《水浒传》里,有这么个细节:
       石秀杀了裴如海,把他尸首衣服剥了,与一个道人的尸首,一起赤身裸体搁在后巷。当案孔目就禀告知府说:
       “眼见得这和尚裸形赤体,必是和那头陀干甚不公不法的事,互相杀死。”
       话说得很隐约,意思却也到位了:强调和尚和头陀没穿衣服,“干不公不法的事”。说明那时候民间觉得,两个男人赤身裸体,就必然是做“不公不法的事”,但不愿意细说。
       明朝之后,这事儿就流行起来了。仕宦或富贵人家,许多养童子,做什么用呢?李渔极口夸自己家两位童子很美貌,就是他的男宠。《金瓶梅》里,西门庆就有个书童,在书房里乱来。那书童“口噙香茶桂花饼,身上薰的喷鼻香”,很脂粉气。

       《红楼梦》里更是猖狂:贾宝玉跟秦钟小小年纪就乱搞,贾宝玉们闹学一折里,小孩子都有这么露骨的话:
       金荣只一口咬定说:“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子里亲嘴摸屁股,一对一,撅草棍儿抽长短,谁长谁先干。”
       这里有个很明显的倾向:中国古代好男风的那些位,大多也兼好女色。而且他们好的男宠,其实也很女性化。
       因为中国古代,其实并没有如今日那么严格的“同性恋”这一想法,包括审美上亦是。对大多数人而言,好男风,更多是种猎奇的性癖好,娈童们很凄凉:他们并不是同性恋伴侣,而是妓女的男性版,是玩物。所以在明面上从未被提倡,在私下里从未被禁绝。只要不影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,那么老爷养个娈童,跟纳个妾也没什么区别。
       明朝学者沈德福认为,1429年宣德皇帝规定的禁娼令,起了一个巨大作用:官员不能找妓女,于是转而祸害男娼了,娈童之风于是大盛。类似的,太平天国起义期间,因为对男女大防很谨严,所以诸王身边,都有好看的童子。比如,僧格林沁捉住李开芳后,情景如是:
       “(僧王)单令开芳进见。开芳戴黄绸绣花帽,穿月白袖短袄,红裤红鞋,约三十二三岁。伺候两童约十六、七岁,穿大红绣花衣裤,红鞋,美如女子;左右挥扇,随开芳直入帐中。”
       这两位“美如女子”的童子是做什么的,不言而喻了。
       乾隆年间,一度把男风这事儿当做有伤风化论罪,算是第一次把模模糊糊的男风问题给明确化了,但郑板桥因为某男屁股好看,不舍得治罪打他的屁股;袁枚《子不语》里公开聊男风故事;士绅官员们还是照旧。清末民初捧角儿,军阀包占一些旦角儿的事情,大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《霸王别姬》里程蝶衣被袁四爷占了便宜的事儿,那时并不鲜见。在老百姓眼睛里,这事儿就是伤风败俗有伤风化的,在老北京,“兔儿爷”就是被人看不起;而在达官贵人那里,这就是玩儿,与嫖妓并无区别。
       真正严肃端整起来,是三个契机:
       其一,五四运动以后,洋派青年接触了西方文明,而西方正朔里,因为基督教传统,哪怕到20世纪初,对同性恋是有相对严格定义,而且加以抵制的。
       其二,五四之后,没接触到洋派的中国青年,也会随着反帝反封建反旧文化的浪潮,觉得娈童和姨太太、鸦片一样,属于旧文化糟粕,要反。
       其三,如上所述,在中国质朴的老百姓眼里,男女关系理当保守,于是他们觉得,娈童这种事,本来就“有伤风化”。
       建国之后,传统会支持男风的士绅官员们倒下了,娈童、鸦片、姨太太,被当作旧文化糟粕,斩钉截铁地粉碎了。加上建国初期,主流思想是以人民大众视角出发的,于是对这类事儿,认定是伤风败俗,几乎是零容忍,连带对同性恋本身产生了压制。实际上,在我国解放后直至2001年,同性恋是被“中国精神病学协会”分类为精神病的。
       当然,时代昌明科学进步,到现在,同性恋的概念逐渐被世界明白,了解、宽容与支持的声音也响亮起来,但这其实,还是有别于中国古代的男风。因为如上所述,中国古代诸位男风爱好者,也许并没有清晰的同性恋概念:他们大多数只是把男性伴侣,那些童子、男宠或男妓,当做妓女的变体而已。
       中国古典小说里,是同性恋而又显得较纯粹的,大概只有《儒林外史》里的杜慎卿。当日他和季苇萧聊天,季如是说:“这人生得飘逸风流,确又是个男美,不是像个妇人。我最恼人称赞美男子,动不动说像个女人,这最可笑。如果要像女人,不如去看女人了。天下原另有一种男美,只是人不知道。”杜慎卿对这话引为知己。虽然季当时有开玩笑的口吻,却是中国古代少见的,并不把同性对象当做女人谈论,多多少少,算是对另一种性向的尊重了。

(原标题:张佳玮专栏:中国古代小说里的男风)

netease

(来源:经典散文吧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skdywx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